青年教育网

这一年,我们奔波在寻找好课的路上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


2017年,北京语文高考将《红楼梦》《红岩》等6部文学名著纳入必考范围;年初公布的《北京市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(2016年修订)》,将以往的小学生行为规范、中学生行为规范合二为一;9月,《语文》《历史》《道德与法治》三个学科开始在中小学起始年级启用“教育部编义务教育教科书”……这一年,在北京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大背景下,我们奔波在寻找好课的路上,只为记录下那些课堂上悄然发生的变化。


常规课

这样上出彩


憨态可掬的身材、略带山东味儿的口音、幽默风趣的话语,在北京市大兴区第七中学,记者见到了这位圈粉无数的化学特级教师吴殿更。一提到化学,人们就会想起各种各样的化学符号和方程式。然而,他的课堂却是用来感受生活中化学的魅力的殿堂。不信?您瞧,化学可以用来鉴定白酒的真假,可以区别葡萄酒的优劣,也可以解释油条为什么要两根一起炸……记者走进吴殿更的化学课堂,与他的学生们一起亲手制作手工皂。


《法布尔昆虫记》用生动的语言、拟人的故事激发了无数人探究大自然的好奇心,北京八中京西附小的老师们结合学生的兴趣,把“昆虫”请进教室,上演课堂里的“昆虫记”。记者在5月走进了“螳螂”课堂,看孩子们与昆虫的“亲密接触”。 


在一间藏有“疯狂动物园”的教室里,纸盒上墙变身为火车车厢,奶酪壳拼装成花朵,一切废旧物品经这几位心灵手巧的“魔法师”之手,均能变废为宝。记者也是切身感受到会玩的教师更会教。每每故事结束之后,总有小活动将精彩继续;讲解完动物习性,她会让小孩子扮演乘务员,将生活在不同领域的动物分别送回到代表海、陆、空的不同车厢;她不放过每一个转瞬即逝的灵感,于是,也就有了半夜两点起床写教案的故事。


“水泊梁山,谁主沉浮?”“俊义燕青,兄弟情深”……在阅读课上,不少同学站上台前,分享他们的阅读体验与观点。在史家小学分校李拥军副校长“水浒经典阅读”课堂上,围绕宋江是否应该招安,双方辩手有理有据,自圆其说,自信表达。李校长告诉我们,从阅读课延展出辩论赛,是为了促进孩子们对经典名著深入理解,以辩论这样的新形式来高度概括自己的所读、所感、所悟。 



德育课

入脑入心 有情有味


最好的教育永远是真实的教育,最好的教材是生活本身。年初公布的《北京市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(2016年修订)》,将以往的小学生行为规范、中学生行为规范合二为一,浓缩成易于入脑入心的十五条新规范。


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通州区第一实验小学张春红老师的课堂上,孩子们体验1分钟有多长,能做多少事。课堂变枯燥的说教为心灵的沟通与情感的交流,变深奥的教育为无形的渗透与体验。


在北京市徐悲鸿中学,一个折纸游戏引发了学生对亲情的思考。在班会课中,朱桂仙老师利用学生的绘画特长,用绘画来表达亲情,作画就像写文章一样,空而虚假的东西是不经推敲的。学生在绘画的过程中去深思该用什么行动去孝敬父母,学习达到了用美育去启迪学生心灵的教育目的。


北京市第一零九中的西班牙语实验班,付丽丽老师的课堂富有思辨,充盈着智慧。她利用所带班级为西班牙语实验班的特点,从文化碰撞中引入举止有礼的话题。课程中呈现出的是身边的事、身边的人,闪烁出的是老师们的智慧,传递出的是同学们的真、善、美。



新教材

变化中有坚守


今年9月开始,《语文》《历史》《道德与法治》三个学科开始在中小学起始年级启用“教育部编义务教育教科书”。为此,本报将推出直击教材改革系列报道,邀请专家深度解读教材中的变与不变,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王本华为教师支招,“三科”教材在理念上,突出德育为魂、能力为重、基础为先、创新为上;在内容上,强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、革命传统教育、国家主权教育和法制教育等重要内容,对于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要求,把好教育系统意识形态关、提升首都义务教育质量具有重大意义。


走出复制粘贴,历史课“活”起来。在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薛玉的历史课堂上,记者感受了一把如何让思维“动”起来。薛老师通过高质量的提问,在师生互动、生生互动和学生与学习资源的对话中,引导学生思维不断向纵深发展。



传统文化课

寻找记忆中的技艺


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,为将这些传统文化继承并发扬,教育部出台了《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》等文件,不少学校开设了颇具特色的传统文化课。为此,我们走入了古琴、琢玉、做花灯、中草药、建筑欣赏等古老的技艺。


在北京十八中的古琴课上,李金玲老师常常将教室搬到户外,或小桥流水处,或绿荫掩映下,墨宝相随,香茗相伴。在她眼里,学习传统文化,如果能够回归到传统文化的本然生活,也才会更加松弛而又丰盈。


太平鼓自明代起在北京流传,因其节奏明快、响亮入耳,击打时舞姿曼妙,深受民间百姓喜爱。清末传入京西门头沟地区,经过老艺人们一代代传承发展,演变为独具特色的京西太平鼓。记者探课,欣赏“大咖”秀鼓技,感慰文化有传承。


玉在山而草木润,渊生珠而崖不枯。玉这种天然造化的精美之物,与人类文明息息相关,承载着深厚的世界民族文化。“琢玉”与“育人”有着怎样的联系?在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中心小学,邵国富校长和他的团队硬是从石头里打磨出了一门课。


有灯无月不娱人,有月无灯不算春。花灯这种传统的民间工艺品,传承着中西方的民间文化,更是中华民族民俗文化的瑰宝。在北京市延庆区八里庄中心小学,提起花灯,无人不会捻灯芯、糊纸灯笼。早在几年前,校长穆桂山就已将花灯文化作为学校的办学特色。可谓一盏花灯,千年传承。


踏入古朴宁静、历史悠久的百年老校——通州区富育学校的校园,一座富有中华传统文化气韵的两层小楼吸引了我们的目光,青砖碧瓦,门檐中式彩画,古色古香,保留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经典元素和气韵。它是见证学校发展变迁历史的百年老楼——富育楼。凡有胜迹处,便有文章兴。古代的文坛巨匠们,遇到匠心营造的建筑,总爱登临作赋。诗词文章传唱千古,古建筑也流芳万世。到底是古建筑成就了诗文,还是诗文点亮了古建筑,恐怕没人能说得清。 



█教师心语


打破传统“一支粉笔、一本教材”的教学模式,需要教师不断创新,增加更丰富的内容,吸引学生关注语文,培养良好的语文素养。 

——杨海滨(北京市育英学校特级教师)


社会责任与科学精神不是空谈,要有具体的事实支撑。把 “地沟油”制成肥皂,既防污染又使物质充分利用。学生践行这个过程就是提升学生科学精神和社会责任的过程。 

——姚新平(北京市潞河中学特级教师、正高级教师)

 

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学习方式和成长状态,这种以自然为主的课堂无疑带给他们一种学习的引导,这种从自然引导到社会的教育教学方式摆脱了一些学习中的“拔苗助长”。 

——朱传世(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教材中心教研员)


教材的主体部分是课文,它涵盖了课程标准所要求的主干知识。同时,教材还有大量的辅助栏目,拓展了学习资源,加强了教材的可读性、趣味性和可操作性。 

——刘汝明(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,特级教师)

□文/本报记者 何文洁 



上一篇: 百日誓师言斗志 六月论剑铸辉煌——新余四中举行2019年中考百日誓师大会

下一篇: 中医药文化进校园 宝山区随迁子女学校迎来“新课程”